美國將大量出口低成本烯烴 中國市場將面臨較大沖擊
來源/作者:蓋德化工網  日期:2017-04-24

據了解,美國的頁巖氣革命對美國與全球能源局勢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美國的頁巖氣組分與中國不同,在開采的時候還伴有NGL(NaturalGasLiquids,凝析液),NGL是包含乙烷,丙烷、丁烷和戊烷組分的碳氫混合物,到2025年,NGL的產量將達到4900萬噸,完全滿足美國頁巖氣化工的需求,屆時,美國將有大量低成本的甲醇、乙烯、丙烯等產品向外出口,將對中國市場造成較大沖擊。

乙烷乙烯盈利可觀

美國的乙烷96%來源于天然氣開采,乙烷全部用于化工生產,即乙烷通過蒸汽裂解制乙烯。乙烷裂解制乙烯收率超過70%(石腦油裂解制乙烯的收率僅26%)。

隨著頁巖氣發展,美國乙烷與乙烯的價差拉大保證了乙烷裂解的成本優勢。以54萬噸/年的乙烷裂解項目為例,投資15億美元,20年折舊,項目的稅前利潤大概在810美元/噸,凈利潤率超過40%,美國乙烷裂解項目盈利性非常可觀。

即使油價持續走低,美國的乙烷裂解項目依然競爭力強勁,現金成本略高于中東的乙烷裂解,但遠低于石腦油裂解以及MTO項目。

至2018年,美國乙烷裂解新增產能超過千萬噸,大部分項目座落于得克薩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未來十年,美國乙烯原料將主要來自頁巖氣副產乙烷,乙烷裂解制乙烯比重仍將繼續加大,預計到2020年將超過80%,而傳統的石腦油制乙烯產量占比僅為4%——5%。美國乙烯產能嚴重過剩,下游衍生物如聚乙烯、乙二醇和苯乙烯將大量出口,而乙烯單體出口量則呈萎縮狀態,全球乙烯單體貿易正逐漸萎縮。

但值得一提的是,美國乙烷在滿足自身裂解制烯烴的需求外,仍然過剩,作為全球唯一出口乙烷的國家,預計到2020年美國將有大量的乙烷向外出口,主要是滿足來自歐洲和印度的乙烷裂解需求。

目前已經有公司開始進行乙烷出口布局,并投資建造乙烷運輸船,據市場消息,印度信誠向三星重工訂造6艘大型乙烷船(VLEC),可裝載4.7萬噸液體乙烷,每艘造價約1.2億美元,英國船東NavigatorGas計劃訂造8艘VLEC,山東海運計劃訂造8艘VLEC從美國運輸乙烷,未來幾年市場會有大量新增的VLEC。

丙烷脫氫存成本優勢

石腦油制乙烯副產丙烯是傳統丙烯的主要來源(1噸石腦油蒸汽裂解制乙烯會副產0.13噸的丙烯)。但隨著原料輕質化,即乙烷作為蒸汽裂解原料比重上升,導致蒸汽裂解副產丙烯產量下降,其中2015年的丙烯供給量為420萬噸,較2010年少了大約300萬噸。

傳統的石腦油蒸汽裂解副產丙烯收率較低,而丙烷脫氫(PDH)作為成熟技術制丙烯的收率超過80%。以一套60萬噸/年的PDH按5.5億美元,折舊按20年計算,北美PDH項目的稅前利潤大概為500美元/噸,凈利潤率更是接近30%,盈利性非常可觀。隨著油價低位震蕩,PDH相比石腦油裂解仍具有較強的成本優勢。

PDH項目基本都座落于美國的得克薩斯州,至2020年美國的丙烯產能將超過500萬噸,這將帶來約300萬噸的丙烯供給量,這剛好彌補了美國原料輕質化后導致石腦油制乙烯副產丙烯減少的損失。

從美國丙烷的供需來看,從2010年供需格局開始發生轉變,供給逐漸大于需求,至2020年約有3000萬噸丙烷凈出口量,遠遠超過中東的1900萬噸。

未來,美灣至遠東的LPG海運費將大幅降低。一方面是因為隨著大量的LPG船運力投放,未來幾年運力將嚴重過剩;另一方面隨著美灣至亞洲的重要樞紐巴拿馬運河的擴建完成,美灣的VLGC至遠東航程將從大大縮短,運費隨之走低。

總體來看,美國的乙烯當量凈出口將從2016年的400萬噸增至2020年的1000萬噸,丙烯的當量凈出口將從2016年的200萬噸增至2020年的300萬噸,其中大部分將出口至中國,對中國的烯烴市場形成強大的沖擊。

【關鍵詞】頁巖氣 乙烷 乙烯
河北快三遗漏